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服务热线:0633-6783939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0633-6783939
手机:
0633-6783939
电话:
0633-6783939
邮箱:
605246255@qq.com
地址:
莒县故城西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莒县搬家 > 新闻资讯 >
乔迁之喜,一个为人子者想到的
添加时间:2019-03-08 09: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鳞次栉比的都币楼群里拥有一套象模象样的容身之地是我与妻久盼的。结婚十多年来,由于一直与父母亲同挤在那两居室的小套公房里,我的耳中早已灌满了妻对家居拥挤的唠叨,对生活不便的抱怨,对住上新房的企盼。
    与许多为房子奔波忙碌一辈子也未能如愿的人相比,我还是极幸运的。尽管为此我也付出了十多年的努力与全部的积蓄,但毕竟得了一套“新’居。
    说是‘新居’不过是别人住过的二手房,但这也足够让妻兴奋不已了。然而,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时,他们的反应却令我不知所措。父亲神情沮丧,嘴里木然地重复着“也好、也好…"。母亲则在数声地叹息后,向父亲发了难:“都怪你,早先有权的时候让你要套房子,你就是高姿态,现在,三个儿子都被挤得搬了出去,好好的一家子硬是让你给拆散了,我迟早也要搬出去住,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鸽子洞里,看你难过不难过……”总爱论辩反驳的父亲这次竟然一声都没吭。看得出父母亲对我们搬出去住是极其不愿而又无奈的。但他们最终还是将这些不快都埋在了心里,全力为我搬家的事忙开了。
    父亲先是自告奋勇地当上了装修房子的“总管”,从制定方案到购买材料,从请工匠到检查工程质量,他都全面负责。尽管父亲对我们不顾财力超档次装修很不满意,又常因我们不听他要实用、要简朴之类的劝告,发狠不再过问,可负气离开的他第二天还是会准时出现在装修工地上。最忙碌的当然是母亲了,从收拾家什到打扫新居,从准备锅、碗、瓢、盆到购买柴、米、油、盐都是她一手操持的。从不指使人的母亲,也开始有意地让妻去帮忙,教她做些我与孩子喜欢吃的小菜。可以明显地感到,她对我们搬出去独立生活是极不放心的。
    让妻欢喜、让我消瘦的装修工程在延续三个月后总算告一段落了。尽管我平生第一次欠下了如此一笔巨债,尽管我并不喜欢在洁白的墙上贴些花里胡梢的壁纸,尽管地上铺着的磨光面的石头,一不小心便会让我来个“狗吃屎”,但谁又能与潮流相对抗呢?
    搬家的日子是母亲钻了四五条小胡同找人选定的,据说是上好的吉日。有时候真觉得我太让母亲操心了,在临近搬家的日子里,她好几天都没能睡上一个整夜觉。尽管不愿母亲太苦了自己,但我们必须领受母亲的这份心意。搬家时,我们怕她过分劳累,都劝她不要到新居去了,可她却坚持拎着两个大包袱和我们一起推着满载家什的平板车缓行在清晨静谧、微冷的大街上。平时总喜欢说笑的一家人却一路无语,以致那本就较远的迁居路程更显得漫漫。我正想说上两句调节一下气氛,妻却一语惊人:“唉!不是孩子渐大了,挤得慌,真不愿搬这个家啊!”
    等到我们到达新居并将所有的东西都搬进去时,天已大亮了。妻本打算将摆放凌乱的东西整理一下再去上班,母亲却不答应,她坚持自己一人留在家里忙碌,儿子媳妇的工作不能耽误。
    可是,我终未能按捺住心中的不安,提前下了班。我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将我们早上还一片狼藉的新家收拾得井然有序,甚至还做了一桌很丰盛的午餐。见我回家,母亲却要走,说是怕父亲把午饭烧砸了,耽误了那帮儿孙们上班、上学。我没有能留住母亲在我家吃饭,只好拖出那辆老爷车,准备送她回去时,母亲已融进了街上滚滚的人流中。注视着淹没了母亲背影的匆匆人群,我的心里忽地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与愧疚。
    我无耐地调转车头,却差点与一对正在院子里放风筝的母女相撞,看着这嬉笑着远去的母女俩,我蓦然间有所感悟了,我不就是父母手里放飞的一只风筝么?无论飞得再高、再远,总有一根永远扯不断的丝线将我牢牢地系在他们的手上,牵挂在他们的心里...